南京医科大学镇江临床医学院 江苏大学临床医学院 镇江市肿瘤医院
全站内容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党群工作>>党风廉政>>廉政教育

71个日日夜夜,他们回来啦!

发布时间:2020-04-15 1788 次浏览

       2020年2月2日,在这个充满“爱?”的日子里,冯丽萍带领镇江17名医疗队员出征武汉。他们的第一站是在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,负责医院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护理。在奋战53天后,成功救治了77位重症患者,病区实现患者零死亡、医护人员零感染。
 
       3月30日,他们转战武汉市肺科医院。在这里,他们负责ICU一区。刚接手时有6位危重症病人,3位使用ECMO(人工肺)支持,3位CRRT(连续肾脏替代治疗)患者。经过10天的奋战,3位ECMO病人中1人转ICU二区,其余2人都成功撤除,再次实现了患者零死亡、医护人员零感染。

       4名队员归来,他们有话说。
 
       冯丽萍 镇江一院心胸外科一病区护士长,镇江市第二批援湖北医疗队队长、第三批江苏援湖北医疗队临时党支部组织委员
       最后一个班是凌晨5点到九点的班,从30号转战肺科医院到今天整整10天,想起第到肺科是晚上5点到九点的班,从5-9开始也是5-9结束。十天的奋战,从接手时3位使用ECMO(人工肺)支持的患者,到现在都已经成功撤除,我们的治疗护理有了显著的成效。最后一个班,病人都在安静的睡觉,作为感控的我,把每张床、每个治疗车、每个仪器都认真的擦拭一遍,结束自己最后的工作。心中感慨万千,内心有不舍,有欣喜。
       还记得2月2日出征,那个时候还是冬天,从白雪皑皑到落樱缤纷,已经71天。我们守护的城市已经慢慢复苏,我们已经和这座城市、这里的一切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我们就要离开这座城市,回到自己的家乡,回到亲人身边,这些天的点点滴滴我将终身难忘。
       难忘英雄的武汉人民,给了我们太多的感动,难忘深厚的战友情,在一起奋战的日日夜夜,我将永远铭记于心。还有后方对我们的关心和帮助,院领导每天的问候,帮助我们解决家里、工作、生活的困难和节日的问候。每次的视频连线都让我感受到自己不是孤身奋战,有领导、家人、朋友的关心和支持,一切的一切都让我终生难忘。
 
       戚文洁 镇江一院重症医学科护师,镇江市第二批援湖北医疗队队员
       脱下防护服,洗去一身疲惫,踏上回程的飞机那一刻,我终于不辱使命,圆满完成党和交给我的任务!这次援鄂之行,让我成长的很多,也深刻的认识到看似理所应当的东西却是来之不易的,让我在未来的道路上更加坚强和勇敢,没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不过一直有人在负重前行。
       这场战役的胜利离不开党和的领导,离不开全国人民的支持和努力,特别是武汉人民的付出,虽然我们冲锋在前,如果没有了他们的支持,我们什么也做不了,这是众志成城的力量,这是中国的力量!疫情无情,人间有情!这也充分展示了我们强大的实力和底气。我们只是平凡人做了平凡事,只不过是这场战役中的沧海一粟,我们援鄂结束了,但还有很多人在默默坚守,无私奉献!
       在这援鄂的两个多月特别感谢家人对我的支持与关心,其实当得知我即将要来援助武汉之初,家里人是万般担心,但是他们也知道这是党和给我的使命,身为一个党员更是要将和人民的利益放在前面。在此次援鄂之行结束之际,我想说加油中国!加油武汉!来年我们一起相约武汉看樱花!
       最后我想对儿子说,妈妈回来了你可以见到妈妈了,不用天天看视频里的了,虽然妈妈不能抱抱你,但能看到就很满足了!
 
       刘宁利 镇江一院神经外科ICU护师,镇江市第二批援湖北医疗队队员
       2月2日出征武汉,先是在同济中法新城医院重症病区战斗,于3月30日转战肺科ICU,到今天共71天。
       这期间,第一次穿防护服,第一次带防护口罩,第一次带着三层手套打针,第一次负责ECMO病人,第一次体会到缺氧的痛苦,第一次见识到空无一人,第一次觉得能自由呼吸是多么的事等等。
       这期间,看着季节从冬到春,看着花开,看见春来;看着武汉从“暂停”到“启动”;看着这座城市万籁俱寂到百废待兴;看着负责的病人从昏迷到清醒;看着我和战友们从陌生到熟悉,彼此之间不断磨合,共同打赢这场战役,也结下深厚的情谊。
       最后一个夜班,我负责的大叔,在撤去ECMO的第五天,终于醒了,虽然不能说话,还无法脱离呼吸机,但是对于我来说,就是痊愈的希望,仿佛下一刻,他就可以离院回家了,是给我送别的更好的礼物。
       这71天,是我人生中宝贵的财富,无法复制。如今,我们功成身退,只希望祖国日渐强盛,希望病毒被消灭,希望武汉快点站起来,希望患者快点好起来,可以自豪的说一句,山河无恙,人间皆安。
 
       伏竟松 镇江一院新区分院重症医学科护师,镇江市第二批援湖北医疗队队员
       阔别家乡亲人同事两月余,我们2月2日来到武汉,那时候天下着雨,武汉人人自危,偌大街道,昏黄的路灯下只有我们医疗队的大巴车在行驶,司机师傅说,那是我们武汉最艰难的时刻。
       两天前,武汉解封,路上的车辆瞬间变多,虽然大家仍然戴着口罩,但都能从他们露出的眉眼间看见脸上的笑意。
       从五万到不足五百,从人人自危到重回繁荣,不仅仅是四万多医务人员的付出,更是无数武汉人民的努力,是党和的完美指挥,亦是全国人民和医务人员背后医院无私奉献的证明。
       我依然记得,出征的那天,院长、主任、同事等,认识的、不认识的,都在为我担忧,他们将物资一件又一件的塞进我的箱子,明明这已经是市面上更大的行李箱,他们也将箱子装得满满当当,直到箱子再也装不下哪怕一只口罩,推着那只沉重的行李箱,感动的热泪无数次冲上眼眶,又被我深深压了回去,我知道,在此刻,我决不能流泪!而是应当微笑!
       夜班,白班,再夜班,再白班——时间过得飞快,不知不觉,我们送走了一位又一位病人,而现在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到家乡,回到亲人好友同事领导们的身旁。
言至于此,热泪盈眶,不能自已。

官方微信

支付宝

手机APP